關於部落格
方其搦管氣倍辭前,迨其成章半折心始
  • 74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版《紅樓夢》

 

《紅樓夢》圍繞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之間的戀愛和婚姻悲劇,寫出了以賈家為代表的賈、王、史、薛四大家族的盛衰史。

最匹配的錯對

賈寶玉雖然生長在富貴之家,但他從小就對功名富貴嗤之以鼻,他背棄了家庭為他安排的光宗耀祖的道路,要求男女平等,尊重個性,反對禮教綱常,嚮往自由的生活,並且與青梅竹馬的林黛玉產生了真摯的愛情。但是,在封建家長們眼中,體弱多病又有點小性兒的林黛玉根本不適合寶二奶奶的位子,安靜懂事有大家風度的薛寶釵才是理想的人選。最終林黛玉病死,賈寶玉出家,薛寶釵則孤零零地守著有名無實的婚姻。

風華漸逝的大家族
與此同時,賈家也由繁榮走向衰落,豪門望族的腐朽奢靡,不肖子孫的種種劣行把賈家一步步推向崩潰。曾經圍繞在賈寶玉週圍的各色女性,最終都逃不脫悲劇的命運;曾經進出於寧榮二府的各色人等,也都風流雲散,顯赫一時的四大家族「樹倒猢猻散」。

 

 


導演 - 李少紅
總製片人 - 韓三平
執行製片人 - 李小婉
服裝設計 - 葉錦添
編劇 - 顧小白、胡楠、柏邦妮、青枚、張天然、李雪、董友竹、劉玥、蔡一瑪

演員

金陵十二釵
林黛玉-蔣夢婕(成年)(少年)林妙可(童年)
薛寶釵-白 冰(成年)   李 沁(少年)
王熙鳳-姚 笛
秦可卿-    唐一菲
賈元春 -王彥華
賈迎春-張  迪
賈探春-丁 荔
賈惜春-徐  行
史湘雲-馬曉燦(成年) 吳青芷(少年)
妙 玉- 高 洋    
李  紈-周  毅
巧  姐-李曼嘉

賈寶玉-楊 洋(成年)   于小彤(少年)
賈 母 -周采芹
王夫人-歸亞蕾
邢夫人-王馥荔
尤 氏-賈 妮
薛姨媽-龔麗君
趙姨娘-劉燕燕
賈  政-許還山
賈  赦-趙  健
賈 珍  -姜 彤
賈  璉-王龍華
賈  蓉-袁  新
鴛  鴦-蔡飛雨
襲  人-李艷新
晴 雯-楊 冪
紫  鵑-英  琪
香  菱-張檸
平  兒-程媛媛
麝  月-闞清子
尤二姐-孫  菂
尤三姐-楊  沫
薛寶琴-殷葉子(成年)  徐 璐(少年)
甄士隱-周野芒
賈雨村-杜功海
跛足道士-劉威
癩頭和尚-劉金山
劉姥姥-葉琳琅
柳湘蓮-徐 垚
薛  蟠-王鶴鳴
秦  鐘-石津宇
焦 大-李 頡



新版《紅樓夢》是中國大陸繼1987年版《紅樓夢》之後,又一部以曹雪芹著作的小說《紅樓夢》為來源創作的新版電視劇。原先計劃由胡玫任導演,2007年10月12日改為李少紅擔任導演。預計於2010年9月2日首播。早在2006年,北京電視台就組織了聲勢浩大的紅樓夢中人選秀活動,面向大陸與港澳台三地選拔主要角色。這次重拍從開始就伴隨了不小的爭議。

開拍之前,劇組在北京懷柔區建造佔地300餘畝的拍攝基地,主要由1:1的寧國府、榮國府和大觀園組成。

由於《紅樓夢》在中國文學史和人們心中的重要地位,自從重拍提議開始,便不斷有各種觀點。支持重拍和反對的都有。有人認為拍攝87版紅樓夢時,由於當時技術條件太差,留下了許多遺憾,比如沒有拍攝整個紅樓夢的核心場景「太虛幻境」,而現在可以藉助電腦特技輕易實現;有人認為現代人名利心太重,無法找回1987年以前那種全心全意為藝術投入的激情。且87版紅樓夢中的演員陳曉旭將林黛玉演繹的十分出色,被認為無法超越。

6月17日,劇組公布第一批官方定妝照,比起之前流傳的角色服飾,這批官方照片略有差別。寶黛釵的定妝照在網上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遭到網民的強烈反對,其中黛釵的造型被認為與《青蛇》中青蛇白蛇造型相似,妙玉造型像媒婆和滅絕師太。設計師葉錦添表示,他的造型參考了崑曲服裝,且旨在營造虛幻境界,不是還原紅樓夢。導演李少紅面對網民質疑,表示不會更換造型和人選,最多做小範圍修改。



導演回應四大爭議:

質疑1 畫面陰森
網路誤導人,電視很清晰
  對於該片“畫面陰暗”、“鬼影重重”的說法,李少紅表示“陰森感”是“播出形式多樣性”造成的:“有一次我從網上點進去,看到那個陰暗的畫面也嚇了一跳,黑乎乎的一團。其實網路是最誤導人的,因為它的技術不成熟,它壓縮的畫面無法放大來看,這給我們帶來了太多的負面影響。”
 
  李少紅認為,造成網友痛批的根源還是“首輪地面播出”導致的資訊不對稱:“我們四年前就已經定下了播出順序,那時還沒有首輪上星播出,直到《我的團長我的團》才有這一說。”她表示只有觀眾從電視上看到這部劇之後,才能徹底認清該劇的風格並不“陰森”:“電視播出的效果好很多,尤其是高清播放。我們在北京、上海試映的效果非常好,因為我們親自去那兒調,所有的光澤度、畫面色度都是按照我們的要求來調整的。”

質疑2 滿頭“銅錢”
戲曲化表現更符合原著

  “金陵十二釵”滿頭的“銅錢”貼片,從開拍至今就屢遭批評。李少紅對這一效果卻頗為滿意:“這個裝束效果挺好,讓大家牢牢記住了這個扮相。”
 
  她認為,劇中這種“戲曲化”的表現手段,與曹雪芹的初衷不謀而合:“曹雪芹喜歡昆曲,書中他有大量文字是用了戲曲的表現形式。比如寶玉出場時,他頭頂的龍球和那種髮式本身就不是生活中的;少年寶玉的頭髮是箍起來的,成年寶玉是散落下來的,這些也是舞臺的造型,而非現實生活的造型。書裏還有很多貴族化的生活,我們只能用戲劇的表現形式,在儀態和妝容等方面表現這批人身份上的特殊性,這也符合小說的出發點。”
 
  李少紅以王熙鳳貴族化的“額妝”為例:“金陵十二釵平時都戴額妝,睡覺時才摘下,唯獨王熙鳳不是。只有她,甚至連生病的時候都會戴上額妝。因為她要堅持表現自己強勢的一面。”她再以黛玉的額妝舉例:“黛玉因心病病到奄奄一息之際,聽說寶玉要娶園子裏的姑娘,她心下琢磨,寶釵不在園子裏,那寶玉娶的不就是自己嗎?於是,她突然間好起來,人都精神了,高高興興地起來梳了個額妝。這種裝扮也是人的精氣神的表現。”


質疑3 照抄小說
《紅樓夢》無需導演發揮
 
  臺詞幾乎一字不漏照搬原著全文,究竟是“忠於原著”還是“偷懶省事”?李少紅的解釋是:“一個好的藝術家,對一部作品有所發揮,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用在翻拍名著上,這一規律並不可行!”
 
  李少紅直言,《紅樓夢》的藝術價值已經到了無需導演延伸發揮的境界:“《紅樓夢》本身已經很有想像空間,我不認為自己可以闡釋得比曹雪芹更好。按照原著重新拍的過程中,我也不覺得乏味,因為它本身的娛樂成分很多,它的幽默、它的詼諧,你們可以在細讀中慢慢體味。它的藝術衝突非常多。”
 
  出於對原著的尊重,李少紅最終在眾多版本中選擇了“全本《紅樓夢》”:“《紅樓夢》伴隨著幾代人的成長,它的版本多得讓人驚訝。我們拍這個版本,不僅僅是意味著‘拍出所有的內容’,還意味著拍出與其他版本‘本質上的不同’。”


質疑4 選角不當
選角看的是神似而非形似
 
  由“90後”演員貫穿全劇的新《紅樓夢》,因幾位主角的外形與原著有差異而備受爭議,比如不少人認為劇中的薛寶釵“瘦”而林黛玉“胖”,兩者應該調換。之前記者在採訪“秦可卿”唐一菲時,她也曾透露自己更適合演王熙鳳,又批評飾演王熙鳳的姚迪因性格與王熙鳳相去甚遠而“演得很吃力”。對此,李少紅認為那只是一家之言:“那幾個主要角色誰都想演。她們自己這樣認為而已,但旁觀者並不是這樣想。‘襲人’還追著我問了一年,為什麼我選她當‘襲人’呢!”
 
  對於薛寶釵和林黛玉之間的“角色錯位”,李少紅這樣理解:“其實演員主要看的是神似。”她說當初讓蔣夢婕演黛玉就是看中她的“味道”:“她有著典型的古典骨骼。你去看那些古畫裏頭,不管女人是胖是瘦,不管年齡是大是小,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骨骼不是很明顯,都是很柔和的。蔣夢婕就有這樣的骨架。”

http://www.chiculture.net/php/frame.php?id=/cnsweb/html/0420
http://hongloumeng.sina.com.cn/jctp.html
http://ent.sina.com.cn/f/v/xbhlm/index.shtml



我沒看過舊版的紅樓夢,所以也無從評比。不過裡頭衣飾、擺設等物品的繁雜便足以令人眼花撩亂,王熙鳳與賈寶玉可說是戲裡衣著最華麗的了,紅花襖子配上項上的赤金纓絡圈,富貴是富貴,但總覺得太過了,但至少不管是薛寶釵的金鎖或史湘雲的金麒麟以及他人物戴在頸上的金銀項圈配上華麗的衣著到都不至於太過俗氣、突兀;而女眷們那宛如唱戲班的額妝,初看確實是難以接受,但配上整體造型看久了也就習慣了,只不過那額妝使得頭髮太過服貼僵硬,少了少女青絲該有的輕柔感。

對於人物當然更無法令所有人滿意,美醜的認定是主觀的,所觀層面也各有不同。更何況當真有人能夠真切地符合如同小說中林黛玉那較比干多一竅的心思,猶勝西子三分的纖弱美人模樣嗎?恐怕連據說是林黛玉原形的李香玉也難達這稀世才貌。

而紅樓夢除了寶黛之間繾綣的愛情之外,更要看這四大家族的興衰,大器卻也瑣碎的場景。富貴人家的荒唐淫亂與繁文縟節;裏頭的人物眾多且關係複雜,何況那一萬個心眼子的鳳姐,一問搖頭三不知明哲保身的薛寶釵,心思也都千迴百轉,旁白雖煞風景,但若是沒有旁白附註要能了解這錯綜複雜的牽連也難。且單看年節時的祖宗祭祀,光是祭祀的供品就一連換了好幾個人的手,從門外小廝一路傳進祠堂內史太君手上方才擺上供桌。這大家族裡的勾心鬥角且不止於主子們,更延伸到下人們身上。
 
不過我想是沒人能夠將《紅樓夢》完完整整的詮釋,而又能不得到半句負面批評的。
裡頭的人物何其多,從皇宮貴族到市井棚戶,除了有人還有神,除了現實還有夢境、仙界。光是用文字來表達,就已讓所有人讚嘆它的繁華與細膩,更何況是將之轉換為現實影像。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
有恩的,死裏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
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
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