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方其搦管氣倍辭前,迨其成章半折心始
  • 74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Vampire ─ 致命的矛盾誘惑Ⅰ

歷史學家 The Historian
 
作者:伊麗莎白.柯斯托娃 Elizabeth Kostova
譯者:張定綺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06年08月25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867059344

一本把好萊塢和史托克都比下去的恐怖懸疑小說。
即將由新力哥倫比亞旗下製作《神鬼戰士》與《藝妓回憶錄》的大製片露西.費雪拍成電影,她表示,這本小說有《失嬰記》、《大法師》、《鬼店》的所有恐怖驚悚元素。

 

本書上市一週即即擠下《達文西密碼》,勇奪暢銷書排行榜冠軍寶座
轟動大半個地球,銷售超過500萬冊,40國書店瘋狂補書中……
2005年最石破天驚的新秀,最叫人愛不釋手的鬼月愛讀本
2005年 BookSense 年度選書
2005年鵝毛筆年度最搶眼新人獎

我親愛而不幸的繼承人:

  不論你是誰,很遺憾地,可以想見你閱讀我不得不寫在這兒的描述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這份遺憾有些為了我自己──因為如果這東西落到你手中,我一定是遇到不測,或許死亡,也可能陷入更可怕的處境。但我的遺憾同樣也是衝著你而來,這位我尚無緣認識的朋友,因為唯有需要如此邪惡的資料的人,才可能會讀到這封信。即使你不是我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你也很快就會步上我的後塵──不管你是不是認為我在胡說八道,我都要很痛心地將我本人罪惡的經驗傳承給你。我不知道這樣的命運為什麼會落在我的頭上,但我希望終有一天能夠撥雲見日,找出個答案來──或許就是在我寫信給你的時候,也可能在往後的發展之中。 


        一名少女在父親的書房中發現了一本中古世紀的無字天書,這本古書上只畫了一條龍,並且夾了一張寫給「親愛又不幸的繼承人」的字條,從此女孩就身不由己地捲入了中古世紀以來最黑暗的秘密,同時也展開了一場離奇的身世追尋之旅。

  《歷史學家》第一條故事線主要圍繞著海倫和保羅,她倆在一九五零年代初期,企圖尋找吸血鬼卓九勒的墳墓和他所保守的秘密,希望能藉此解開保羅的恩師羅熙的失蹤之謎;羅熙在1930年代也曾追蹤過卓九勒的傳奇。
        第二條故事線則是保羅的16歲女兒,她在1972年父親突然出國考察後,也展開了一場冒險,她認為父親其實是要重新展開尋找吸血鬼研究。故事中,卓九勒顯然無所不在,他出現在他們所閱讀的歷史文件中,在他們所拜訪的各個場所中,還有在企圖阻擋他們的人的臉上。最後證明,他的殘忍超出他們的想像,而他對他們的生命所造成的影響更是大到無法估量。

  《歷史學家》中所描述的吸血鬼卓九勒真有其人,他是瓦拉其亞英勇的戰士,佛拉德伯爵,於1476年死於對抗鄂圖曼土耳其的戰役之中,當地人民對之又愛又怕,既當他是英雄又當他是兇殘的敵人,他最喜歡給敵人處以穿心極刑,作者柯斯托娃將之比喻為史達林。

  本書時代橫跨1930到1970年代,對土耳其、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匈牙利的歷史、地理、宗教以及文化著墨甚多,全書充滿了善與惡、愛與恨的強烈衝突,並且將大量虛構的小說情節,交織在史實當中。而其中最主要的一條故事線就是,凡是接觸過那本無字天書的人,都會情不自禁地著迷於研究穿心魔佛拉德,並且惹禍上身。

  《歷史學家》融合了許多暢銷書的元素,有驚悚、懸疑、神秘、愛情、宗教、史實和吸血鬼傳說。有人說相對於達文西密碼,它可以稱得上是吸血鬼密碼。更重要的是,柯斯托娃是一個很會說故事、很懂得御繁於簡的作家,看她的書有一種被弔足胃口、欲罷不能的感覺。

  這本文藝氣息濃厚的小說可以吸引很多類型的讀者,第一種是喜歡看推理小說的人,第二種是喜歡看羅曼史的人,第三種是喜歡看歷史小說的人,第四種是喜歡看吸血鬼故事的人,第五種是喜歡旅行文學的人。雖然全書厚達600頁,但是由於它輕鬆易讀,每一個章節都有一個高潮和一個伏筆,可以當成床頭讀物。

作者簡介
伊麗莎白.柯斯托娃(Elizabeth Kostova)

  1972年,退休教授大衛‧強森帶著家人在當時還被稱為南斯拉夫的斯洛凡尼亞做交換教學。為了打發漫漫長夜,他每天晚上都對著三個女兒講述貝拉.盧古西主演的吸血鬼老電影裡,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片段。並且帶著他們在巴爾幹半島一帶旅行。

  那個時候伊麗莎白才七歲。

  33年後,當年灑下的這些種子,成長茁壯為極度出色的一本恐怖懸疑小說。

  伊麗莎白表示,她一直忘不了小時候父親跟她講過的吸血鬼故事。有一天,當她跟保加利亞裔的先生和狗狗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山上健行時,腦中突然出現了一位父親跟女兒講吸血鬼故事的畫面,然後一個念頭突然閃進她的腦海:如果講故事的時候,吸血鬼也偷偷在一旁聆聽呢?她不由得渾身冒起雞皮疙瘩,隨即立刻拿出背包中的筆記型電腦開始寫了起來。

  伊麗莎白從來沒有看過史蒂芬.金的小說,這並不是因為她不喜歡恐怖小說,而是因為她不喜歡血腥,因此當她開始寫吸血鬼的時候,她決定只要在書中灑一小杯鮮血就夠了。

  柯斯托娃初試啼聲的這本小說,從出版社搶標預付金,到由Little, Brown以兩百萬美金的天價拔得頭籌開始,就已經注定了它不凡的氣勢,而且出版界也宣稱,《歷史學家》的出現,已經為其他的吸血鬼小說上了穿心極刑。

  畢業於耶魯大學,後來又得到密西根大學藝術碩士的學位的柯斯托娃表示,我們永遠不會對跟人類很相像的惡魔感到厭倦,每一個人心中都有黑暗的一面。儘管死亡是人之所以為人的一部分,但是人類永遠都會好奇如果能永生不死會是什麼樣子。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39118

        是何種事物,讓人明知存在危險卻又無可自拔的深陷其中?

        吸血鬼一詞對每個人來說都不陌生,而且近來有許多以吸血鬼為主軸的羅曼史受到廣大的歡迎。撇開浪漫愛情的幻想,談及吸血鬼就應該與「德古拉」( 又譯為卓九勒 )一詞連在一塊,這位出身在1931 ( 另一說為1930 ) 外西凡尼亞的弗拉德三世,會成為如此經典的代表不可不忽略吸血鬼文學中的經典──1897年布蘭姆‧史托克的《德古拉》,許多吸血鬼電影皆是以此書為藍本拍攝。
        而柯斯托娃的《歷史學家》也是以此書為起點,追尋縱橫古今的瓦拉幾亞大公,且青出於藍而甚於藍,對於她的讚譽絕不誇張,這本書的問世讓其他吸血鬼相形失色,就連經典也無此書如此的縝密細緻、懸疑離奇,讀過一次之後,絕對不會就此束之高閣。
        若是先讀過史托克的《德古拉》不一定會被《歷史學家》吸引,但若先閱讀《歷史學家》絕對會引發翻閱《德古拉》的欲望。
        透過虛構的情結與史實穿插,橫跨土耳其、羅馬尼亞、匈牙利及保加利亞的歷史、地理以及宗教人文,探索歐洲最不為人知的地方與傳說。
        故事以弗拉德三世開始也以他為結尾,但並非以他的死亡作結,因為他的長生不死已是超越肉體的。這位勇猛兇殘的瓦拉幾亞大公究竟有何吸引力,在世不過短短四十五載,但卻也如同傳說般的長生不死,活在傳說耳語中、行走在文學的字裡行間。
        《歷史學家》及《德古拉》對於弗拉德三世的外表描繪有類似的輪廓 ──

這份小冊子的封面是一個男人的頭與肩部的木刻版畫,畫面很粗糙,他脖子粗短、深黑的三角眼、又長又翹的八字鬍,頭上戴帽,帽上插一根羽毛。筆觸雖然沒有技巧可言,卻出乎意料的生動。

        相較於史托克的邪惡兇殘,《歷史學家》裡的瓦拉幾亞大公多了分儒雅氣質,他的藏書之豐富,令人無法不讚嘆,當他與被捉來的羅熙教授第一次正式會面後,他們一起做的事竟是看書,那是多奇特的畫面;而且他似乎是無所不在,並不會受到日光的限制,在父親為女兒講述關於過往的故事時,他似乎有意無意地在不遠處現身,不可捉摸的黑影是如此令人不寒而慄──

「無論如何,或許我們不該講這麼多。這是一個曲折的老故事,顯然每件事結果都很好,因為我在這兒,不再是個鬼氣森森的教授,妳也在這兒。」他擠擠眼睛;他心情逐漸好轉。「以結局而言,這是個快樂的結局。」
「但中間可能還發生過很多事,」我好容易擠出一句話。陽光只照耀我的皮膚,溫暖不了被寒冷的海風吹得冰涼的骨髓。我們伸展手腳,朝著下面的城鎮東張西望。一批新來的觀光客已忙碌的沿著城牆從我們身旁走過,或站在遠處的小亭子,對海上的島嶼指指點點,或擺姿勢給同伴拍照。我瞥一眼父親,他正眺望著大海。隔著一群群觀光客,離我們已經很遠的前方,有個我先前沒注意到的男人,他身穿深色毛料西裝,長得很高,肩膀寬闊,走得很慢,但我們已經不可能追上他。我們在那座城市見過其他穿黑色羊毛西裝的高大男人,但不知什麼緣故,我就是不由自主一直盯著這個人看。 

        Dracula德古拉 ( 或卓九勒 )也就是龍之子的意思,因他的父親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西格斯蒙德封為「龍騎士團」的一員,1436年其父成為瓦拉幾亞親王,同時也不得不臣服於鄂圖曼土耳其,1444年將他與弟弟交給土耳其為人質,也讓他有機會旁觀土耳其人的酷刑,1447年當人質身分解除,他所執行的嚴刑峻法與少見的穿刺之刑,使他被稱為穿心魔,殘酷的品味被廣為宣傳。

        書中少女發現的無字天書也是一切的開端,並且在懸疑重重之中,這本由瓦拉幾亞大公親手印製的龍書成為連貫一切人物的重要一環。因為這本書,展開一切研究,每個收到這本書的人,都深陷在德古拉的魔咒當中,這隻無端出現的龍,就這麼纏繞著被挑選出來的人們,直至多年後,原本以為弗拉德早以灰飛煙滅的主角,在一個晴空萬里的異鄉圖書館中,這本曾纏住父親及外祖父的龍再次出現在她身邊。

我看著書桌上方的書架,忽然發現有人在我自己的教科書中間塞了一本我從未見過的書。這本新來的書,在淺色皮革書脊上印著一條體態優美的小綠龍。
 
我不記得在任何地方見過這本書,所以把它取下來,隨手翻閱一下。封面是用柔軟的褪色皮革裝禎,內頁顯得很古老。一翻就翻到書的正中間,那是一幅跨頁的大型木刻版畫,有條展開雙翼,尾巴長而捲曲的龍,全身箕張,怒氣勃發,揮舞著利爪。龍爪裡抓著一個橫幅,上面只有一個用哥德式字母寫的字:卓九利亞 Drakulya

        而此書也不僅僅是懸疑恐怖小說,其中也參雜了浪漫的愛情元素,年輕的研究生與教授從未提及的女兒一同為不同的目的追尋,無可避免地陷自身於危險之中,也從中追溯出令人驚訝的結果,不僅是弗拉德三世的墓穴,甚至是他的血脈,雖已在羅馬尼亞的山林裡沒落,但卻依舊強韌地存活於現世。

        而作者的高明之處也在於她毫不血腥的寫作方式,卻依然恐怖,且這種恐怖並不是如一般低俗的恐怖小說或電影,以大量的血腥與驚嚇追求大幅度外顯的顫慄;而是以內斂的深層陰影來營造迷霧,讓讀者的心身陷恐怖的詭譎當中而不自知。
        文中提及大量的史料,雖有時會無可避免地有些冗長沉悶,但也因此更顯出她絕非結構鬆散的傳奇故事,也因為這些史料的佐証,加深恐懼存在的事實,就是因為相信,所以才會使人懼怕。

        也如同譯者在最後的代跋所述,書名原文是The Historian以中文直譯確實是歷史學家,但英文的“ The ”有特別指定的意味,那麼這位意有所指的歷史學家是誰?或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我想終究都會將之認為無所不在的弗拉德三世,他確實是實至名歸的歷史學家,想想他所經歷的一切以及藏書,最後顯示他超越肉體的禁錮,他的生命將延續永恆,即使他所代表的是黑暗及恐懼,他的存在便是歷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