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方其搦管氣倍辭前,迨其成章半折心始
  • 74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枝慾孽







故事大綱:




清 嘉 慶 十 五 年 , 上 承 康 、 雍 、 乾 三 代 盛 世 豐 績 , 再 加 惡 吏 和 珅 已 誅 , 朝 野 內 外 一 片 昇 平 景 象 。 然 而 , 皇 帝 的 后 宮 中 , 千 百 年 來 , 仍 是 一 片 了 無 休 止 的 爭 鬥 光 景 , 比 諸 於 政 壇 上 男 人 們 的 角 逐 , 更 見 動 魄 驚 心 , 血 肉 模 糊 。

此 間 , 六 宮 之 首 雖 為 皇 后 鈕 鈷 祿 氏 , 但 得 寵 當 道 者 , 實 為 另 一 鈕 鈷 祿 氏 如 妃 。 時 值 三 年 一 屆 選 秀 入 宮 , 秀 女 玉 瑩 為 貴 族 之 後 , 姿 色 過 人 , 遂 成 為 同 屆 佳 麗 針 對 對 象 。 另 有 秀 女 爾 淳 , 實 乃 內 務 府 徐 萬 田 所 策 動 , 話 說 昔 日 和 珅 貪 污 成 風 , 牽 動 朝 野 上 下 , 萬 田 亦 為 箇 中 好 者 , 十 數 年 前 嘉 慶 怒 斬 和 珅 , 萬 田 膽 顫 心 驚 , 只 怕 追 溯 株 連 , 想 出 以 美 色 保 命 之 計 , 十 年 內 自 民 間 收 養 姿 色 卓 越 之 稚 女 , 加 以 聲 色 藝 訓 練 , 以 其 他 朝 一 登 龍 門 , 代 為 美 言 , 但 因 六 宮 中 派 系 林 立 , 敵 我 難 辨 , 萬 田 唯 有 隱 密 行 事 。

另 有 宮 女 蘇 完 尼 瓜 爾 佳 . 安 茜 , 年 將 廿 五 , 一 心 期 盼 屆 滿 出 宮 , 好 與 祖 母 團 聚 , 只 因 天 生 一 副 正 直 心 腸 , 目 睹 如 妃 對 秀 女 玉 瑩 多 番 欺 負 , 心 感 不 值 , 若 非 為 怕 連 累 , 宮 女 安 茜 早 已 仗 義 出 手 相 扶 。

御 醫 孫 白 颺 與 父 孫 清 華 五 代 仕 為 太 醫 院 中 人 , 可 是 父 子 二 人 早 年 因 誤 會 而 鬧 翻 , 至 令 同 門 而 不 共 住 , 同 事 而 不 共 歡 。 而 兒 子 白 颺 為 人 風 趣 , 體 貼 女 人 心 思 , 頻 被 后 宮 女 主 召 喚 會 診 , 實 質 深 閨 寂 寞 , 以 求 雄 斗 斗 真 漢 子 一 言 半 語 來 作 安 慰 。 白 颺 處 事 小 心 , 未 有 違 倫 常 下 , 奔 走 於 后 宮 脂 粉 叢 中 , 遊 刃 有 餘 。

此 時 , 市 井 貧 農 孔 武 , 因 緣 際 會 , 時 來 風 送 , 得 進 禁 宮 為 差 役 , 與 御 醫 白 颺 不 打 不 相 識 , 另 亦 因 此 而 與 宮 女 安 茜 結 下 不 解 情 緣 。 其 時 , 正 是 如 妃 把 應 屆 秀 女 眾 人 , 於 股 掌 中 把 弄 個 不 亦 樂 乎 之 時 , 滿 以 為 已 將 眾 人 馴 服 旗 下 , 御 醫 白 颺 卻 意 外 洞 悉 秀 女 玉 瑩 實 非 胸 無 城 府 之 輩 。 玉 瑩 雖 為 貴 族 之 後 , 但 因 為 庶 室 所 出 , 家 中 地 位 倍 不 如 人 , 亦 因 此 學 懂 妻 妾 成 群 中 , 脫 穎 而 出 之 道 , 初 是 裝 作 愚 魯 , 以 求 如 妃 放 下 戒 心 收 歸 門 下 , 可 是 被 爾 淳 陷 害 , 遭 如 妃 摒 棄 , 此 時 , 萬 田 漁 人 得 利 , 亦 借 此 良 機 插 贓 嫁 禍 , 令 如 妃 失 寵 , 被 皇 帝 冷 落 , 爾 淳 亦 乘 時 而 起 , 受 封 貴 人 , 得 蒙 帝 寵 。

玉 瑩 被 冷 待 期 間 , 宮 女 安 茜 不 離 不 棄 侍 候 在 旁 , 眼 見 如 妃 失 勢 , 玉 瑩 再 得 皇 后 憐 惜 , 一 心 準 備 年 滿 離 宮 , 與 家 人 團 聚 , 誰 料 祖 母 上 京 探 訪 , 不 幸 墮 崖 而 亡 , 安 茜 一 時 間 頓 失 所 依 , 幸 孔 武 在 旁 勸 道 開 解 , 安 茜 終 找 到 一 生 所 依 。 不 過 又 好 事 多 磨 , 安 茜 意 外 得 悉 祖 母 之 死 並 非 意 外 , 而 是 皇 后 所 為 , 終 決 定 放 棄 愛 情 , 矢 志 報 仇 , 一 心 接 近 皇 帝 以 助 其 勢 。 果 如 所 料 , 皇 帝 得 見 安 茜 , 垂 涎 美 色 , 終 又 策 封 為 嬪 , 至 此 眾 人 誤 以 為 安 茜 心 思 早 變 , 已 不 甘 一 世 為 他 人 作 嫁 衣 , 並 不 知 安 茜 苦 衷 。 惟 此 舉 令 孔 武 傷 心 不 已 , 亦 令 玉 瑩 與 安 茜 主 僕 反 目 。

而 如 妃 地 位 下 放 , 人 情 冷 暖 , 最 後 竟 只 得 孔 武 以 德 報 怨 , 處 處 相 扶 , 孔 武 亦 從 中 明 白 如 妃 本 性 並 非 惡 毒 之 徒 , 一 切 只 因 人 在 江 湖 , 為 求 生 存 , 亦 得 隨 波 逐 流 。

玉 瑩 心 有 不 甘 , 為 了 自 安 茜 手 中 奪 回 皇 上 寵 愛 , 不 惜 一 切 誓 與 安 茜 一 爭 長 短 。 相 反 地 , 爾 淳 因 萬 田 突 然 暴 斃 而 失 卻 人 生 目 標 所 依 , 最 後 在 白 颺 勸 慰 下 , 明 白 要 重 拾 個 人 幸 福 , 竟 相 求 白 颺 助 力 , 意 圖 逃 出 紫 禁 城 。 一 時 間 , 白 颺 被 兩 女 子 左 右 為 難 。




來源:http://tvcity.tvb.com/drama/war_n_beauty/story/index.html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 嚴蕊《卜算子》









裡頭姿色最為出眾的侯佳‧玉瑩〈黎姿 飾〉,性格鮮明,外表看似風光,實則是以驕傲來掩蓋自卑。雖系出名門但卻是庶出,樣貌雖出眾,卻容易遭人忌妒陷害;尚未入宮,便已學會如何在爾虞我詐中生存。
一開始她讓人誤以為自己只是個跋扈囂張,不曉世事的單純女子,實際上卻別有用心,被揭開假面具的同時也被人陷害以致冷落。身處弱勢的她,露出她脆弱的無奈及孝心,也因此得到宮女安茜及太醫孫白颺的幫助,而孫白颺亦在此時情陷於她。
在聰明的安茜精心佈置下,她成功得到了皇上的寵幸,與爾淳平分秋色,但當安茜反利用她成為貴人的打擊,令她變得無情。甚至利用孫白颺對她的感情,欲加害安茜卻失敗,只孫一人被捕入獄;原本她亦打算狠心地將孫白颺剷除,卻被對方的痴心動搖而出面自首。
當癸酉之變危急之時,孫白颺為了她再度涉險回頭,她卻是執迷不悟地不肯離開,原以為她是癡心妄想,但事實上她是心思細密的為母親、為家族設想,這是她的宿命,也是無奈,在權力與愛情之間痛苦抉擇,費盡心思後,到頭來也是一場空,最終與孫白颺一同被皇后藉機燒死,但至少,她還是能享有兩情相悅的結局。



此劇的眾多妃子腳色也確實真有其人,嘉慶帝當真有個侯佳氏的妃子,只不過遭遇當然不同於玉瑩,曾產一女,並於死前三年晉封為華妃。

 




而玉瑩的死對頭董佳‧爾淳〈佘詩曼 飾〉,性情溫婉可人,但她的命運卻也同樣不順遂。
她冷靜沉著而且十分重情義,她視栽培她的徐萬田如父,敬愛有加,可知於徐公公,她卻只不過是顆棋子。到頭來她這一生的努力卻只是一場空,被她視為父親的徐公公,事實上是迫使她與姐姐分離且無法相認的真兇,更使她身陷在如同囹圄的紅宮牆裡,愛上了深愛玉瑩的孫白颺,而為一個她不愛的男人懷有身孕。而就如她的親姊姊所說的,姐妹倆有一樣的宿命,為了一個老太監被訓練成懂得設計陷害、不擇手段的狠心,身為皇帝的妃子,卻同樣愛上了鍾情於他人的男人;她機關算盡,卻忘了衡量自己的心;一生,尚不曾為了自己而活過。
她就如古代的女人般,之於政治,只是一種利用的工具,無法有自身的意願。
她對孫白颺的感情更是令人動容,願意為他而犧牲,更甘願心痛地撮合孫白颺與昔日的死對頭玉瑩。或許是這樣的癡情,讓她尚得以藉癸酉之亂逃出宮,讓她在心傷心碎後,重拾自己的人生。



真正的淳嬪董佳氏,是嘉慶帝眾多妃子之中被封為嬪的六人之一,曾深受嘉慶帝的寵幸。







鈕祜祿‧如玥〈鄧萃雯 飾〉一登場的模樣便是心狠手辣、氣焰逼人的如妃娘娘,那氣勢甚致壓過了後宮之首的皇后,令每個人都懼怕,玉瑩與爾淳也得靠她才得以蒙皇上垂青。
原以為就如同傳言般是個不擇手段,甚至連親生女兒都利用的女子,卻當她被人污陷、風光不再之時,反派地位也跟著翻盤。
這居心叵測的如妃,也曾天真爛漫過,會成為狠辣,並非無因,為了生存,必須隨勢而變。
而且這一向承蒙聖恩、高貴得意的如妃,竟會傾心於孔武這個出生貧窮的御前侍衛,與安茜成了情敵;而她的老謀深算也令人佩服,即使剛經歷喪女之痛,卻還不忘利用這痛來刺激皇上,來達到鹹魚翻身的機會;若要說她無情,可她若不懷有野心,又豈能在後宮好好地過活。
她熟悉了現實的殘酷,也了解該如何運籌帷幄,雖狠毒,但訂下規則的終究不是她,她只能算是被迫玩這場遊戲的一員。
正如她所說的,她最後選擇留下,因為心中仍有恨,因為她一生都在紫禁城,那兒便是她的家,便是她的全部。



比起華妃與淳嬪等人,如妃算是長壽的一位,並且生有一女一子,卒於咸豐十年,年七十四,諡號恭順皇貴妃。






 

蘇完尼瓜爾佳‧安茜〈張可頤 飾〉是裡頭最聰明靈巧的角色,十二歲便入宮為宮女,一心只想平順地待年滿出宮。
可惜天不從人願,她被一連串的爭鬥捲入其中,唯一的親人也因此辭世。
最後她選擇了為親人報仇,因此踏上了不歸路。
可惜她算計一切,掌握時局,最終還是沒有得償宿願。在她被冊封之後,當她嫌惡地將皇帝擱置在她身上的手移開,回到處所更是無端地發了一頓脾氣,便可知曉這報復的過程對她而言,是痛苦、不甘願的。
她雖聰明機智、冷靜自持,但她終究也是個女人,辜負了心上人,放棄了愛情,要她如何甘心。
但某些方面,她是幸運的,雖然與孔武最終不能算是圓滿,但至少曾經兩情相悅;而宮中的義兄太監小祿子,更是鍾情於她,身為一個太監,心上人近在眼前,是多麼悲哀,沒有資格去愛,所以只能默默地守候在一旁,最後甚至為了安茜,甘冒風險暗自毒害皇后,而被賜毒酒收場。
而曾幾何時,她也成為了昔日的自己最不願成為的人。




真實的蘇完尼瓜爾佳氏,嘉慶年間只身為常在,之後才由宣宗晉尊為皇考安嬪。









這金枝慾孽可謂道盡了女人的心機,多可怕,也多可悲。



除了御前侍衛孔武與太醫孫白颺之外,多數的戲份都是女人的,而身為這群宮中妃子丈夫的皇上,出場的機率卻比一個太監還少。
女主角們到了尾聲,各個都成為身著華服的鳳凰,各據後宮;只不過到頭來,卻沒一人快樂。 
總體而論,這些女人都是一樣,可憐、可悲也可恨,沒有誰特別清高,也沒有誰真懷有菩薩心腸,也沒人真能屏除私心,公正地把持正義。她們全都是為了不同的目的而爭那帝王的雨露恩澤,為了權力、為了生存、為了復仇,卻沒人是為了愛情。



而這後宮之主的皇上,可說真是可憐,他身邊的妃子都是各懷鬼胎,恐怕除了皇后之外,沒一個人是真心愛他的,可他,卻也是造成這一切罪孽的元兇,若非他貪圖美色、喜新厭舊,他的這些妃子,又何必爭得你死我活,鬥得這般慘烈。



而周旋於三位貴人之間的孫白颺,雖然他對玉瑩的痴心可見一斑,對爾淳與福雅這對姐妹也是十分盡心,但說到底,他終究是個有妻室的人,他怨他的父親忙於公務而冷落了母親,但他對他的妻子豈不更殘忍,白日在宮中處在皇上的女人堆裡,夜晚也不回府,而是在青樓暖帳裡度過,即便之後回府了,也是在書房鋪榻而眠,對妻子的關心少之又少,終究也稱不上為好男人。




劇中除了安茜與孔武的笛聲之外,另一首插曲也令人印象深刻,沒有任何的歌詞,只有女聲和著哀傷的旋律吟唱,襯著那華麗卻又陰暗的皇宮多麼適合,夜深人靜時,繚繞在耳邊,迴盪在心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