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方其搦管氣倍辭前,迨其成章半折心始
  • 74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錯愛(壞愛情)





羅仁靜{李瑤媛 飾}

“愛得死去活來後只留下傷痛,為什麼還要再一次用生命去愛呢?”

美麗高雅的大提琴家,把全部的感情投入到與修煥的初戀中。得知修煥是有婦之夫後,仍然深愛著他,維繫著愛人關係,但換來的是悲慘的分手通報。
後來她頑強地開拓新的生活。5年來,她堅強地生活著,決心為愛上有婦之夫償還代價,現在,側影中總有某種悲傷的勇基出現在她面前。接連的偶遇後愛情漸漸萌芽……某天重新出現的修煥使她陷入了徬徨。





















姜勇基{權相佑 }

現在愛情是我的全部,別人受傷與我不相干!

大企業家姜會長的私生子,由於從小少人疼愛,行為乖張性格叛逆。畫畫是他唯一表露內心的途徑,長大後成了一名POP藝術家。與同為藝術家的喬安曾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但因為父親的反對導致喬安自殺身亡,之後勇基徹底封閉了內心,抱著不能守護住愛人的自責度日……
後來與因愛受過傷的仁靜邂逅,兩人你來我往互不相讓中,勇基面對著堅強的仁靜第一次敞開心扉。但是仁靜的初戀修煥,也是他的同父異母的姐夫,成了他們相愛的阻力。
既然善良無法得到幸福,那麼現在我就壞一次,來守護我的愛情。




















李修煥{金成洙 飾}

“沒有你的日子時最愛你,你不幸的開始與結束都由我來負責!”

勇基的姐夫,珠蘭的丈夫,野心和魄力促使他朝著成功邁進。與大企業會長女的婚姻把他送上了企業繼承人的位置,但和妻子的婚姻生活是不幸的,姜會長的私生子勇基對他來說也如眼中釘。
對仁靜一見鍾情,但卻只能拋棄她向現實妥協。但那是曾帶給他真正幸福的愛情,他無法忘卻仁靜。他堅信能給仁靜幸福的人唯有他,於是他想再重新擁有她。



 













 



姜珠蘭{金佳妍 }

好像是我放你走了?辛苦也要留在我身邊!

修煥的妻子、姜會長的長女、勇基的同父異母姐姐。
對她來說,世界並沒有任何可畏懼的東西,是個目中無人的驕傲公主。由於兒時受到的心理打擊,患有生理週期性症候群,每月都有情緒惡劣的幾日。她最明顯和致命的弱點就是她的丈夫秀修煥。在得知丈夫修煥的外遇之後,又有疑夫症傾向,瘋狂執著於這個問題。





















喬安{車藝蓮 }

乾脆我們一起去死!你一輩子都不要忘了我…”

勇基的初戀戀人,給勇基留下了深深的痛。
她自食其力地一個人在紐約留學,自尊心極強。情感脆弱、單純,是工作和愛情中容不下一點不純潔的完美主義者。
當與勇基的愛情遭到勇基父親反對時,她以極端的選擇來守護自己的愛情,卻只在勇基的心中留下了無法治癒的痛。























分集大綱:

{1}
勇基和喬安不顧旁人眼光在電梯裡面熱烈的擁吻,剛好看到這一幕的姜會長不禁大發雷霆,並且打了勇基一巴掌,仁靜結束金婚派對的演奏,在迷宮花園偶然遇到了在電梯有過一面之緣的修煥,兩個人在遊艇確認了彼此的愛情,並且共渡了一晚,修煥在幾經思考過後決定向仁靜坦白自己已婚的事實,修煥的妻子珠蘭懷疑修煥有了外遇,當珠蘭發現仁靜就是修煥的外遇對象,忍不住的去仁靜工作的地方鬧的天翻地覆。


第{2}集
仁靜的爸爸告訴仁靜勇敢的面對自己懷孕的事實,不要因為有了孩子就退縮,仁靜傷心的流下淚來,珠蘭得知仁靜懷孕的消息,衝去仁靜的家裡大吵大鬧,仁靜在混亂之中流產,讓珠蘭鬆了一口氣,仁靜的父母親發生嚴重車禍,醫院表示如果沒有先付錢就無法替仁靜母親開刀,仁靜在考慮過後決定犧牲自己的生命用保險金來支付父母親的醫藥費。


{3}
不管仁靜和仁壽說什麼,勇基依然不肯伸出援手幫仁靜的忙,仁靜雖然憤怒但是也無可奈何,療養院因為仁靜延遲繳納費用擅自決定讓仁靜的爸爸出院,仁靜急著趕去療養院只好搭勇基的便車,勇基無意中看到仁靜和她爸爸在一起的情形,決定幫仁靜度過這個難關,仁靜雖然不明白勇基為何突然改變心意,但是依然很感謝勇基的幫忙。


第{4}集
勇基情不自禁的吻了仁靜,卻連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對仁靜的感覺是什麼,閔會長親自去找勇基,兩個人最後還是鬧的不歡而散,仁靜偶然看到勇基如此對待父親,認為勇基太過分決定不跟勇基說話,仁壽看到了仁靜和勇基相處的情形,特地跟勇基一起去三溫暖,並且說仁靜曾經為了愛情受到很大的傷害,要勇基不要再次讓仁靜受傷,此時仁靜接到通知說閔會長昏倒,勇基特地趕到醫院,卻被珠蘭的母親擋在病房門外,勇基也只好氣憤的離去。


{5}
仁靜得知別墅裡的女人就是珠蘭,過去種種所受的羞辱浮現在眼前,仁靜的記憶回到了遙遠的過去,告訴自己也許那段過去並不是愛情,勇基直接了當的告訴珠蘭自己對公司和錢都沒有興趣,讓珠蘭和珠蘭母親鬆了一口氣,仁靜在市政府面前巧遇修煥,仁靜編造謊言說自己過的很幸福,修煥誤以為仁靜身邊的小孩是仁靜所生,悵然若失的修煥到酒吧裡喝的爛醉如泥,勇基看到仁靜因為胃痛蹲在地上,匆忙的背著仁靜趕去醫院,終於讓仁靜確認了對勇基的感情,但是因為自己不堪回首的過去不願意接受勇基。



{6}
勇基帶著仁靜來到喬安的樹下,請喬安祝福兩個人的感情,沒想到勇基又夢到喬安折磨自己,勇基大聲的要喬安放過他,想要重新振作起來的勇基,決定把樹燒掉,修煥打聽到仁靜經營炸雞店的消息,心痛的想要提供一點幫助,卻被仁靜嚴詞拒絕,並且要修煥再也不要來找她,仁靜在苦思過後決定接納勇基的感情,勇基帶著仁靜來到教堂,在上帝面前確認了彼此心中的愛。



{7}
勇基帶仁靜一起回家吃飯,閔會長看到勇基回來非常的開心,當仁靜看到勇基的姊夫竟然就是修煥,吃驚的說不出話來,仁靜考慮了很久後,決定要離開勇基,勇基為了跟仁靜一起共度聖誕夜,特地花了很多工夫給仁靜驚喜,讓仁靜非常的感動,勇基沒有跟仁靜說就獨自來到仁靜父親的療養院,當仁靜看到勇基細心對待自己父親的情形,仁靜的決心開始產生了動搖。



{8}
仁靜和修煥見面,並且說只要修煥裝作不知道,她就可以跟勇基在一起,修煥告訴仁靜這絕對不可能,要仁靜打消念頭,剛好勇基撞見了這一幕,回想起過去的種種,勇基對仁靜和修煥非常不諒解,仁靜想要默默的離開,勇基雖然知道一切,卻刻意沒有表現出來。仁靜的父親在意外中不幸身亡,仁靜崩潰大哭勇基接到通知趕回來,看見哭倒在懷中的仁靜,決定兩人要繼續走下去。



{9}
仁靜趁著勇基不在,急忙的搭上車要離開,勇基不顧自己的危險追了上來,並且說服仁靜不要離開,仁靜卻在安撫勇基之後,再一次的試圖不告而別,勇基在無奈之下只好決定帶仁靜回家把事情說出來,修煥離家多日之後跟閔會長見面,對於閔會長對自己的不信任,修煥感到非常痛心,雖然珠蘭苦苦哀求修煥依然步出了閔會長的家,仁靜無法面對珠蘭和過去的傷痛,勇基只好要帶著仁靜一起去美國。



{10}
勇基在飯店小睡片刻,聽到門鈴聲以為是仁靜回來開心的去開門,沒想到門外站的是盛怒的姜會長,勇基馬上知道是怎麼回事於是急忙的追了出去,在飯店門口勇基想要帶仁靜離開,姜會長氣急敗壞的想要阻止勇基,仁靜冷靜的告訴勇基自己已經厭倦這樣的感情,希望勇基能讓她離開,勇基不顧姜會長的反對坐上計程車去追仁靜,大受打擊的姜會長卻不幸身亡,珠蘭把一切的過錯全都推在仁靜的身上。



{11}
珠蘭約仁靜出來想要做個了斷,修煥聽到消息急忙的趕去阻止珠蘭,仁靜問珠蘭如果下跪道歉是否能放過她,修煥卻表示要跪的人是自己,此時勇基出現在他們面前,對仁靜說不打算輕易的原諒她,珠蘭對這樣的修煥大失所望,只好答應了離婚,勇基回到廢校回憶起與仁靜之間的點滴,決定要不擇手段的讓仁靜回到自己身邊。



{12}
仁靜為了阻止勇基拆除希望之家,只好答應勇基春天來臨前在勇基身邊上班,勇基卻因為突然中止了拆除作業並且拒絕與金議員合作,讓大韓建設陷入了危機,仁靜聽到公司需要李修煥的幫忙,決定約修煥見面,並且請求修煥幫助勇基,勇基聽到這個消息大發雷霆,仁靜知道勇基是為了她才導致如此的結果感到非常內疚,勇基為了拯救公司只好去找修煥回來,修煥決定要把仁靜從勇基身邊搶過來。



{13}
新英接受了修煥的提議,故意出現在勇基面前,勇基看到眼前的新英感到非常的震驚,讓勇基又開始夢到喬安自殺身亡的惡夢,新英透過韓社長的幫忙進入大韓建設,並且有計畫的搬到仁靜家的隔壁,勇基把一切看在眼裡,心裡覺得不太對勁卻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修煥終於回到大韓建設,卻與勇基針鋒相對並且發生了嚴重的衝突。



{14}
仁靜不小心看到了新英和勇基親吻的一幕,馬上轉身離去,並且告訴勇基自己對勇基要跟誰戀愛一點都沒興趣,修煥質問勇基讓新英進公司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對新英動心,修煥表示想要重新得到仁靜,讓勇基非常的生氣,修煥意外的昏倒,仁靜送他去醫院,結果從修煥母親的口中得知當年修煥拋棄她的真正原因。



{15}
勇基送新英回家,在門口遇到要出門的仁靜,新英要勇基去她家再喝一杯,仁靜雖然很生氣但依然若無其事的離開,修煥約新英見面,並且要她停止繼續下去,新英卻表示自己已經愛上勇基,讓修煥非常錯愕,仁靜從修煥口中得知所有關於新英的計畫,氣忿的仁靜去找勇基並且打了他一耳光。



{16}
仁靜不忍心看著勇基日益消沉下去,鼓起勇氣來找勇基,希望在一起留下美好的回憶,再慢慢練習分手,勇基卻說仁靜太殘忍拒絕了仁靜的想法,修煥到處去打聽治療仁靜手腕的方法 , 希望能讓仁靜重新演奏大提琴,當修煥得知仁靜和勇基重修舊好,雖然難掩失望,但依然把打聽到的醫院給了勇基,要勇基帶仁靜去治療,新英看到勇基和仁靜在一起,妒火中燒的新英馬上把這消息告訴珠蘭。



{17}
勇基和仁靜享受著短暫的幸福,修煥為了不讓仁靜受傷,要新英離開公司,新英卻表示真的愛上勇基,已經沒有辦法停下來,珠蘭來找仁靜興師問罪,仁靜只好把她跟勇基的約定告訴珠蘭,修煥在仁靜面前昏倒,仁靜得知修煥不久人世,心情非常複雜,珠蘭看著昏迷的修煥呼喚著仁靜的名字,決定讓仁靜來送修煥離開。



{18}
修煥從醫院消失,聽到消息的珠蘭在傷心之餘,不斷的要求仁靜把修煥給找回來,並且說服修煥接受手術,新英對仁靜說要毀掉幾個人的人生才滿意,仁靜聽了崩潰痛哭,讓勇基心疼不已,勇基不希望仁靜再介入修煥的事情,但是在仁壽的勸說下,為了使修煥能安心的離開,決定讓仁靜去見修煥最後一次面。



{19}
修煥手術結束之後被送往加護病房,珠蘭害怕修煥再也無法醒來,擔心的徹夜守在修煥的身邊,新英依然想緊抓著勇基不放,仁靜勸勇基妥善處理新英的問題,勇基只好帶著新英去找鄭社長,卻讓新英更懷恨在心,修煥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誠懇的請求珠蘭放過仁靜和勇基,珠蘭看著這樣的修煥,雖然難過也只好含淚答應。



{20}
經過一年的時間,仁靜成為了大提琴老師,勇基則是成為出色的流行藝術家回到國內,勇基回到以前居住的廢校,遇到了前來祭拜父親的仁靜,相隔一年見面的兩人,只能默默的目送對方離開,珠蘭要帶著微笑出國留學,來到修煥的靈位前向他告別,珠蘭考慮了許久之後決定放下心中的仇恨,對勇基說去過他想過的生活。




來源:http://www.gtv.com.tw/Program/B051420081229U/index.htm






這部戲的第一集節奏快速地令人驚訝,也因此更引人入勝。
不過從中段開始就出現了托戲的現象,原本三個人就已經糾纏不清了,再加上一個情緒不穩的妻子以及長的跟男主角的初戀一模一樣的心機女人,理所當然的又增加了不少波折。
雖然題材大綱比一般的韓劇內容新穎,可是中間還是出現了許多老掉牙的情結。而女主角簡直可以說是倒楣的代表,自從遇人不淑之後,緊接著家破人亡,一連串的不幸似乎也是韓劇女主角的特色。幸好她沒有再得個不治之症...
不得不提一下劇中李秀煥的正妻,同時也是男主角的異母姊姊,第一次的出場配樂就是卡門的哈巴奈拉舞曲,充分表現出她潑婦的角色。她雖然可恨卻也可悲可憐,在不正常的家庭裡出生,受到母親偏差的教養以及放縱,加上不愛她的丈夫,即使借由酒精也逃避不了她內心的空虛與寂寞,甚至自己也發生出軌的行為。但最後她還是個好母親,放下心中的恨意,成全男女主角。
裡面提到的現實面,也確實很真實。人不可能為了愛,而放下所有自尊,毫不在意他人的看法。愛情與婚姻裡,絕不只是單純的兩人,家庭與金錢總在一旁扮演著很重要的位置。愛情、生命與成就,有些事,錯過了就不再追得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